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淫乱而妖丽的女人
淫乱而妖丽的女人
她脱去了胸罩,全身上下仅剩餘黑色的网袜,还有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而已。

  我替她蒙上眼罩后,高举起她的双手,用皮手銬将双手銬住,再掛到墙上的吊环上。一个粉红色的拉环,露出在菊花之外。光从塑胶材质上反光的色泽,我知道这样的气氛已经让她兴奋不已,淫水瀰漫,我伸手在无毛的阴户上一摸,湿滑咸骚的气息竟是如此强烈。

  我的手指触摸著她白晰的玉肌,在匀称的骨架上来回的爱抚著,弄得她又痒又high。

  比大多数女孩子略大的敏感乳晕,在强力的揉捏之下显得有些红肿,两个紫红色的乳头坚挺的耸立著,让人看了不禁垂涎欲滴。

  「我可是不玩菊花的!」我还记得她说这句话时抗拒的表情。

  「妳以为这样的游戏是由妳决定玩什麼?不玩什麼吗?如果是的话,那妳找个强壮的菲慵来就好了!只有我,才能决定要做什麼。」「我知道妳不喜欢,但我会用我的方式让妳接受,妳也必须信任我,还有我的方式。如果做不到这点,那我们就不用开始尝试了。」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老公在大陆的已婚妇女,而现在,她已经成了被悬吊著的猎物,不得动弹。

  我把背包打开,将所有道具拿出来,逐一摆在她身边的床上。麻绳、乳夹、肛门塞、鞭子、几支按摩棒、眼罩、毛笔、电击器、手銬、猎刀、浣肠注射器、润滑剂、项圈跟狗鍊。有些今天用的著,有些用不著,但我还是很仔细的全部都拿了出来。

  我用一支大约五十公分的木棍,架在她膝盖以上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将她的双腿固定在木棍的两侧,如此一来她想将双腿併拢都做不到。固定之后,我用毛笔刷著她敏感的阴唇,很快的整支毛笔上都沾满她的淫液,她也被又软又刺的毛玩弄的尖叫不已。

  无法满足的慾望,像是摆在火炉上小火煎熬却迟迟不开的爆米花一样,惹人心烦。

  尝试过灵魂最深沉的快感后,慾望之火已经被点燃,拋弃过一次的贤淑人妻形象,就不在乎继续保留,而两个礼拜的禁慾,更是让她成为为了满足慾望,可以做出一切背德行为的野兽。

  整个电影院裡,除了我们,只有另外一对情侣坐在前面,我不禁怀疑起另外一个女子,是不是也正像她一样,帮身边的男人口交著。

  「把这个塞进妳淫乱的菊花裡吧!」她接著我递过去的拉珠,在黑暗的戏院裡面,撩起裙子蹲在地上,靠著润滑剂的作用,一颗一颗的将圆润的物品塞入自己的菊花当中,透过些微的光线,我看著她脸上又痛苦又羞耻的表情,竟是一点都无动於衷。

  我细心的搀扶著她,在街上无方向的閒逛著,除了我跟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在细心打扮的外表下,菊花正被操虐的女人正以艰辛的姿态在公眾场合裡实行不会有人知道的妖氛表演。但光是如此,就足以让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方式的女人,感到极度的丢脸与刺激。

  「妳老公有看过妳这麼淫荡的样子吗?」贴著耳朵的细语,总是让她颤慄。

  我把拉珠慢慢的拉了出来,过程当中她尖叫、哀嚎、呻吟。

  我不知道拿出来之后,她的感觉是鬆了一口气,或是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我只知道,菊花的黑洞尚未合闭,彷彿还在渴求著什麼。

  「我求求你干我,主人!求你!我的小穴好痒,好想要!求你快用大肉棒来干我!」她用一种近乎泣诉的语调哀求著。

  我只用一句话,就将她打入慾望的地狱裡,「我今天不会插妳!」即使她急到哭出来,只是让我天性中残忍的部分觉得只有一小丁点的满足而已。

  用另外一根麻绳将她丰满的胸部綑绑出爆乳扭曲的形状,我满意的笑一笑,拿出数位相机,将这个淫乱而妖丽的景象留下来当作纪录。

  「这位太太,我每次拿妳的照片打手枪,射出来的精液都又多又浓呢!」「给我!给我!」她嘶吼著、哀求著。

  「我说过,今天不会插妳的,但是我随时都可能会找妳出来,在任何地方狠狠的干妳,就像这个样子,知道吗?」我拿了一根细长型的按摩棒,轻易的插入她的菊花,开始缓慢的抽动著。

  「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了!主人,我求求你给我!」「那这样呢?」我用另外一个已经开啟震动的按摩棒,轻轻贴近她因为过兴奋而勃起的阴蒂。

  五秒鐘,在高潮来临之前,按摩棒离开正在即将到达高潮边缘颤抖的女体,硬生生的将即将来临的高潮给收了回去,只剩下另一个肉洞裡还没取出的震动玩具,还在低沉的嘶鸣。

  *** *** *** ***

  「透过慾望,控制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去支配一个人的想法行为,是很好玩的一件事!」吃完食物,我点起一根烟,消除口中油腻的气味。

  「那你要的是什麼?」她优雅的吃著甜品,一边看著我的眼睛问著。

  「权力!一个可以叫别人交出灵魂的权力,一种可以随意处置一个人身体的权力,一种重新塑造及创造一个人人格的权力。」「那你不会跟你调教的对象做爱囉?」她拿著金色的小茶匙,双肘顶在桌子上,疑惑的看著我。

  「那是种方式,而不是目的。」我吐出一口烟,试图吹出一个漂亮的烟圈,不过却失败了。

  「原子弹的原理,是用炸药将铀施以强大的压力,导致铀原子產生质变,產生核分裂,才能引导出巨大的能量。高潮也是。在临界点压抑的时间越久,压抑的能量越大,爆炸出来的快感也才最激烈,最彻底,最纯粹。」我终於吹出一个像样的烟圈,但在餐厅冷气的侵袭下,很快的烟圈就被吹散,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我,就是那个控制慾望的人。当然,慾望的层次有分很多种,插入只是最底层的感官刺激,不足以代表整个慾望。」

  在她还没有将身心都交给我之前,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对谈经验,而现在的我,正在实践当中。

  「把它夹好,如果它掉下来,妳就要接受『处罚』。」说完,我放手将按摩棒留在他的体内,然后离开房间。

  事实上,「处罚」这两个字,有许多的含意,那种心中既恐惧,却又期待的心理,是很微妙的。喜欢被处罚、被虐待、被精緻的处决,是所有成为这样的女人心中共同的想法。我知道按摩棒的掉落,是必然的结局,这是自然的反应,与她的努力与否无关。

  「真不乖呢!还是掉了下来,看样子妳的屁眼已经被玩得太鬆,夹不住任何东西囉!」我故意这样说著,刺激著她的心理。

  「下次不敢了~~」她哀求著。

  我拿出刚从冰箱理取出来的冰块,抹拭著刚刚被我残暴揉捏的乳头。冰冷的温度顿时活络了整个神经,让敏感度提升,我将融化的冰水涂在她的身上,提醒著她这只是一个残忍的小游戏而已。

  冰块之后,我将手上打火机的火焰调整到最高,点燃之后,慢慢的靠近她的胸部。火焰的温度灼热的令人无法忽视,被冰块召唤而耸立的乳头,刚脱离完冰冷的地狱,又立刻面对高温的酷刑,虽然火焰没有接触的肉体,但这样的温度与惊吓,就已经很够了。

  反覆著在她乳头上施以冰块与火焰,看著她惊慌害怕的样子,一种真实的权力感掌握在我的手上。

  整个过程当中,我的阳具是勃起的,但是我却一点都没有想要插她、干她的念头,对我而言,这只是纯粹的玩乐,纯粹的掌握与拥有。我知道她的期待与渴望,但不表示我有必然满足她的义务,当痛苦与快感的表情二合为一,再也分不清楚的时候,我也分不清楚,我所救赎的到底是谁的灵魂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