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按摩店的老婆
按摩店的老婆
老婆这几天是排卵期,性欲旺盛,连续操了她两天了,昨天晚上还想要,摸了一会我的鸡巴感觉不在状态,四张的人了,连续操感觉来的慢我说聊会天吧,来了感觉再干,老婆说聊什么啊。

  我说聊你在按摩店里的刺激的事,她说什么算刺激的事,时间不同,对同一件事的感觉也不一样,我说那你就都讲讲呗。

  她说刚到那时,听见别的小姐让人操,老公老公叫着,操的啪啪响,感觉很刺激,自己都流水了,后来时间长了习惯了,也就不会流水了,不那么刺激了。
  我说后来呢?

  老婆说后来就是让老闆也就是赵哥操的时候,赵哥比我爸小一岁,第一次让那么大年纪的人操感觉怪怪的,很喜欢那种成熟男人的感觉,而且赵哥的体力好,鸡巴长龟头大,第一次让他操险些被操的晕过去,那段时间感觉让赵哥操是最刺激的,赵哥只要一搂我就会感觉自己流水。

  我说我摸你流水不,她说流啊,你看都是水,你的鸡巴硬了,快上来,有了感觉别浪费了,我只得应声上马,努力耕耘。

  我觉得操逼的时候聊聊骚嗑还是很刺激的,就是今天早晨起来腰有点空。
  后来在那有有什么刺激的事呢?

  老婆说当然有了,有一次比较晚了,我给一个客人做完按摩,客人给了我张一百的,我需要找钱,在楼下没有找到赵哥,每次收的钱都要交给他,问了别的小姐,说可能在楼上娟的屋里,到了娟的门口就听见了娟在叫床,我敲敲门问赵哥在吗?

  回答的是赵哥问有什么事,我说活做完了得找钱。

  赵哥说进来吧门没有插,我进屋看见赵哥站在床边抱着娟的两条腿在操她,我过去赵哥都没有停还在继续的操娟,告诉我钱在床上的钱包里自己找吧。
  我过去拿钱时赵哥一把把我搂住,重重的亲了我几口。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真人操逼,看见赵哥的鸡巴在娟的逼里进进出出,感觉自己的水都要流出来了。

  赵哥说找完钱过来一起玩,我说不了。赶紧拿了钱就跑了,当时的感觉紧张又刺激,没敢回去和她们一起玩。后来见的多了也就没有第一次的感觉了。
  我说你让赵哥操的时候,有没有被别的小姐看过,她说也有过下次再给你讲。
  她那时候属於是年轻奶大逼紧水多的,大家给她起外号叫大奶妹,她以前只是处过几个物件,属於是逼比较乾净的,操着放心。

  赵哥操过她以后,经常是搂着她睡,她去了一直没有出台,逼没有外人操,赵哥操她基本不用带套,身体开发程度不高比较敏感,每次操都有高潮,男人有成就感,不像别的小姐,已经被操的麻木了,等到晚上侍候赵哥的时候已经没有精力了,应付了事。

  有时晚上一点多没有客人来了,赵哥就拉着她去房间了,干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别的小姐需要结帐就会去她的屋敲门,经常是推门直接进了,赵哥也不避讳该操还操,开始她还捂脸觉得不好意思,后来在那地方见多了,也就不再不好意思了。

  有的小姐还会推几下赵哥的屁股让他起劲,或者摸她的咪咪说她又大了都是让赵哥揉的。

  赵哥更是人来疯,小姐越起哄他越是使劲的用力操,让她叫出声来,要是躺着的姿势,会把她的腿分的很开,大开大合的抽插,让那个小姐清晰的看见鸡巴在逼里进进出出。

  那时她会觉得脸发烧,身体更加敏感,那段时间赵哥经常这样玩,后来知道赵哥是故意的,要抹掉她的羞耻心,让她尽快出台。那段时间不论男女都是在兴奋中度过。

  老婆讲后来还发生了一件刺激的事,那时她自己让老王操了,但是还没有离开按摩店的时候,那时候的日子,天天过的非常淫荡在两个男人之间,几乎除了来事的那几天,小逼就没有一天闲着,有时老王操完了不在那过夜,老王前脚刚走老赵后脚就到了,还要在操上一回,操的是逼舒服人也累够呛。

  老王后来在外面给老婆租房子了,准备过几天就搬过去。

  一天晚上来了个男人她们管他叫胡哥,他是她们那的常客,是个包工头,和老闆的关系也非常好,人很好色,那的小姐几乎都让他操过,老婆是例外没有让他操,但也给他打过飞机,给他裸推过。

  胡哥进门就嚷嚷老赵怎么今天没人,别说哥们不仗义,哥们今天给你包场。
  赵哥说你又喝多了,这么多女女你几个鸡巴操的过来吗。

  胡哥道我愿意啊,哥今天收回来一大笔工程款高兴,有了钱就来照顾你,关门吧!也这么晚了,今天我要她们都陪我,都算包夜,当把皇上。

  赵哥当然乐意了,把门关了让胡哥去了他的大屋,那屋里的床大,让那四个小姐去陪他,领着老婆准备出去,胡哥说别让大奶妹走啊,(大奶妹是他们给老婆起的外号)他也留下来吧!

  赵哥说你也知道她不让操,留她干吗。

  胡哥说没事,我不操她,让她陪我,给我打飞机推油按摩,和她们一样都算包夜。

  别的小姐起哄说不公平啊,胡哥对她好。

  胡哥说我就喜欢她的大咪咪,要不你也长一个,老婆在她们鼓动下,也加入了淫乱一夜。

  大家嘻嘻哈哈的一会就全脱光了,胡哥让她们站成一排他检阅,比较咪咪和身材,摸摸这个扣扣那个,弄她们连声尖叫,她们合力把他推倒在床上,不用前期工作,胡哥已经一柱擎天了,老婆胡乱的给他按摩一下,让他沾点便宜,给他带上套套,他开始了玩命之旅,把那几个小姐挨个操个遍,他也累的汗流浃背。
  我问老婆你在干什么啊?老婆说她她给她们换套套,因为换个女女就得换套,一枪不能进双洞,是她们那的规矩,怕有病传染。

  我说这次你可开了眼界了,兴奋吗?

  老婆说嗯是开了眼了,绝对的是逼痒,小姐们跪成一排他挨个操,操几下就换人,我就得换套套也挺忙活的,光套套就费了三四合,看着鸡巴在她们逼里来回的换自己也挺兴奋的,自己不光换套还得扶枪推屁股,用胡哥的话说,钱不能白花啊。

  我说都玩成那样了,他没有操你?

  老婆说胡哥那人就是好色点,但是说话算数,说不操就不操,以前给他裸推过,逼让他摸过也扣过,鸡巴在逼外面摩擦了N多次就是没有进去过,他人还是很守信用的,要不这次也不会和他们一起玩。

  我说胡哥就这么放过你了?

  老婆说那么多女女等他操那还顾得上我,我就是个打杂的,让他扣了一会,让这夥人可把胡哥累坏了,胡哥中途吃了粒伟哥,射了三次,两个小时后体力不支的睡着了,老婆也就退了出去,结果赵哥还在等她,正好给她解了痒,让赵哥操出了两次高潮,这也就是她在按摩店里的最后的疯狂吧。

  她在按摩店里虽然没有沦为小姐,但是逼也被爆操了N回,把她开发的更加成熟,体验了一般女人体会不到的高潮,也经历各种奇葩的人和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