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干到满足
干到满足
 

「你是第一个能给我两次高潮的男人,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射了那么多,你还能坐的起来,我以前的男友早就跟死猪一样了。啊,不过还是感谢你,我不该敌视其他民族的,就像中国,很神秘,有时间我一定要去看看。」

  我神秘地笑笑,手上的动作不停,在她赤裸的后背上轻轻一吻,然后说道:「嘿嘿,看来你还是不很了解我啊。」

  「哦?」她闻言微微一愣。

  「你的性欲那么旺盛,两次高潮就满足了吗?老婆?」

  「啐,坏家伙,谁是……」正说着她突然僵住了,因为她终于感觉到,我那根射了很多精液的肉棒居然还硬挺的插在她紧窄的小穴里,丝毫没有高潮后的软化迹象。而且我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那种男人脱力般的无力感。

  而我在稍事休息后,体力回复的也差不多了,我一边将她向前推倒,调整成狗爬的姿势,一边骄傲的说着:「我可不只是一个持续时间长的男人哦!」
  说罢,我的双手箍住她的柳腰,肉棒向外拉到只剩龟头,然后用力一挺腰,肉棒全根肏入小穴。

  「啊……老天……」花心传来的感觉很奇特。她的阴道跟一般人不太一样,位置较高,采用这种姿势的时候,阴道口向外突出,所以夹得很紧,再加上休息了一会,小穴内的淫液几乎干了,突然被我的肉棒插入,不觉雪雪呼痛。

  我察觉到她阴道的变化,忙歉然道:「对不起,我太着急了!」说着,我开始温柔的抽动着我的肉棒,慢慢的摩擦她夹紧的阴道,不多时候,就觉得她的花心又流出了一股液体,并且随着我的抽插,那液体越来越多,我在她小穴里的活动也自如了起来。

  「哎……」她感觉到我的肉棒的动作已经不再令她难受,于是娇声说道:「我那里……好了……你……动动吧……」

  于是我开始用肉棒将她流出的爱液慢慢地涂满幼嫩的内壁,并渐渐开始加力,紧窄的小穴将我的肉棒箍得通体舒泰,在我的抽插之下,她的喘息渐渐粗浊,她好像很享受这样的刺激,在我不停抽插的时候,她也会时不时晃动丰满白嫩的肥臀,向后迎合我的插入。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她也更加用力的迎合着我,享受着我的肉棒带来的快乐。

  突然,我将肉棒从小穴拔出,充实的感觉瞬间失去,她的心顿时空落落的,前后巨大的落差让她再也不顾矜持的喊道:「啊……快……快插进来……」
  我戏谑的问道:「亲亲老婆,你要什么啊?」

  「坏蛋……我……我要你的东西……插进来啊……求你……别折磨我了……我需要啊……」

  「那你要说清楚哦,你是要谁的什么东西做什么啊?答对有奖哦。」我促狭地笑着,粗大的龟头轻轻刮着她粉嫩的阴唇,但就是不插进去,搞得她不上不下难受异常,在强烈的欲望驱使下,她终于放弃了自己的矜持,娇羞地说出了我最想要的答案:「我……我要……老公的……嗯……大肉棒……肏我……哦……的……小穴……」

  听到这里,我兴奋地高呼:「回答正确!」早已经欲火高炽的肉棒急色的插入了她的小穴。舒服的感觉使我们肆无忌惮。

  我抱住她的娇躯侧身躺下,左手握住她的一只丰乳,右手支撑身体,腰部大力挺动,肉棒不断地将快乐送入她的小穴深处。

  「啊……嗯……好……老公……你的大……肉棒……肏地老婆……好爽……啊……对……就是那里……别动……抵紧了……旋……啊……啊啊……就这样……嗯……现在……来个深……的……呀啊啊……好好……老公的……肉棒……太……深了……花心……好痒……哦……」

  「怎么样啊老婆?老公的……肉棒……还让你满意吧?哦……夹得这么紧……跟处女一样呢……真是舒服啊……嗯……」

  「老公……你太……强了……哦……嗯……啊啊……这么……久……还能……坚持……真是……女人……的……恩物……只要你想要……啊……啊……人家……人家就……」

  「就怎么样啊?」我一边急促的抽插着肉棒,一边手上加力揉捏她的乳房,我知道她已经快到了高潮了,她的一条大腿抬了也快一个小时了,我得顾及点她的身体,今天我一定要这个久旷的小女人彻底臣服。

  「就……」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就……就像现在这样……」

  「现在?什么样啊?」我一边调戏她,一边更加用力的肏她,在我强力的抽插下,她终于喘息着说道:「让你……肏人家……的……啊……啊……人家……的……小穴……啦……哦……快点……我好像……又要……啊……高……潮了……」

  「嗯……老婆……我也……快了……这次我……要……啊……要你……吃……下去……可以……吗……」

  「真是……受不……了……啊啊啊……来了……」说着肥臀猛的向后拱起,一股热流喷涌而出,痉挛着,我一直保持着抽插,直到她阴道的痉挛结束,才将我濒临爆发的肉棒抽出来,她转身躺在我的腿上,张开樱口含住我的肉棒,我不再坚持,松开精关,任由精液喷入口中,我的肉棒太大,她勉强含住我的龟头,满口的精液被她一滴不剩的咽了下去,然后才吐出肉棒,细心地伸出莲舌将其舔的干干净净。

  「这……」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这怎么可以喝?」

  「傻瓜,男人的精液是无毒的,跟喝水一样啊!你不知道啊?看来中国的性教育很差劲啊,怎么就能教育出你这样强力的傻瓜?」

  说着,莞尔一笑,「累了吧?歇会吧!」

  我其实并不怎么累,特种兵的训练使我的身体强度远超常人,这种强度的活动对我来说影响不大,不过连续的射精还是让我觉得有点疲惫,于是我接受了她的建议,仰面躺了下来。她枕着我的胳膊,美目直盯着我看,看得我有点毛毛的,眼光躲闪之间,她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还要?」看到我热切的目光,她明显的表现出惊讶的神色,「你能行吗?」

  面对她表现出来的怀疑神色,我神秘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捉住她的小手,放在我的肉棒上。

  她的美目猛地睁大了,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这入手的坚挺和滚烫,竟然比之前两次让她高潮的时候还要强劲。

  「怎么会这样?」

  「为了让我的女人得到真正的满足,我从来都是很争气的。」

  「那你这样得有多少女人啊?」她娇嗔地说道,心里却在暗自疑惑,这个男人真能满足自己吗?自己的性欲有多么旺盛,自己最清楚,虽不能说需索无度,也不是简单的三两次高潮就可以轻易满足的。记得自己的老公每次也不过能让自己达到一次真正的高潮,然后就如同死狗一样了,尤其是现在两地分开,自己常常要靠按摩棒的慰藉才可以减轻寂寞。尤其是现在,自己的军人男友也隐隐有疏远自己的意思,估计也是因为自己的性欲太过旺盛的缘故。没人知道她自己的性欲极限在什么地方,包括她自己,所以她也想有一个足够有能力的男人帮她一探究竟。

  眼前这个男人说不定真能帮自己找到极限呢,更何况,这个男人在之前的表现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无论是那根完全充实自己的肉棒,还是可以令自己忘情浪叫的技术都是让她想到就忍不住想要献上自己的肉体,虽然自己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可是想起刚才自己忘情浪叫的骚媚模样,还是把一抹娇羞写在了脸上。

  「在想刚才老公神勇了吧?」我看到她的羞涩,不由出言调笑。

  「讨厌啦,还不都是你不好?搞得人家……」

  「怎么样?」我紧追不放。

  「不来了,你就会欺负人家。」

  「我不来可以,你不来怎么知道你的极限在哪里?除非以后你就靠着按摩棒过日子。」

  「你……你怎么知道?」她真是吓得不轻,自己的想法竟然也被看了出来。
  「没什么奇怪的。」我抱住她,轻轻一吻,说道:「我当兵的时候遇到过情况跟你差不多的,只不过你的情况比她稍微严重点而已。你们这种体质的女人,其实只需要有一次彻底满足的机会。当你彻底满足后,你的心理和生理才会完全趋于性成熟,既不会有性欲旺盛的不满,也不会有得不到满足的焦虑,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种作用在身体上的心理疾病。现在,我不是要给你治病,我要给你快乐,我答应过你的绝对的快乐!」

  说罢我将她下体上被我破坏的开裆内裤脱了下来。这时的我们才是真正的裸裎相见了。只见她肌肤粉嫩,椒乳坚挺,长发披肩,柳腰丰臀,玉面含春,美目传情,樱唇贝齿,修长的大腿,腿间是光洁无毛高高隆起的阴阜。

  现在她就正张开大腿,坐在我的胸部,幼嫩的小穴暴露在我眼前,我伸出舌头,贪婪的舔吮着,不时的还用舌尖挑逗小穴口上沿的暗红突起。

  随着我的挑逗,她的一双玉腿时而分开时而夹紧,却又被我的双手抱着双腿无法躲避,在我娴熟的舌头下,粉嫩的小穴很快又濡湿起来。而我却并不急于进行下一步动作,只是饶有兴致的用我的舌头品尝小穴的鲜美。

  她再也无法保持女人的矜持,急色的爬起来跪在我的面前,捉住我早已经青筋暴起的肉棒,含入口中,舔吮着,啜吸着,还不时用她柔软的舌头轻舔龟头的马眼和肉冠,还手口并用地刺激我的睾丸。

  当她的樱口离开我的肉棒时,我的肉棒已经是龟头发亮,怒发冲冠了。
  我再次搂住她的娇躯,抬起她一条大腿,一手食中二指轻轻插入她的小穴,开始挑扣挖弄,浪水随着我的挑逗如同开闸一般倾泄而下,顺着大腿缓缓流淌。
  「好老公……我要……求你别再……啊……折磨……人家……啊……嗯……老婆的……小骚穴好想……啊要……老公的……大啊……肉棒……来止痒……哦……」

  「你想要老公怎么肏你啊?」做爱就是这样,话说的越淫荡,感觉就越强烈,此刻她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也抛弃了初时的娇羞,多了几分性感的柔媚。
  「人家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嗯嗯……想……怎么……肏……还不是……随便……你……啊……你倒是……快……点啊……哦……老婆的……嗯……小骚穴……痒的……受……不了……了……」

  听到美女语不成声的渴求,我也不再吊她的胃口,让她扶在墙上,肥臀翘起,我一手握住肉棒,一手拨开阴唇,上下摩擦两下,腰部用力,「咕叽」一声,就直插到底,龟头顶到花心的刹那,我们都舒服的发出了呻吟:「哦……」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我的粗大,此刻又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当然是以止痒救火为己任,于是我不再怜香惜玉,双手握住她的柳腰,肉棒已是全力抽插起来。
  「啊……好老公……我……爱死……你的大……肉棒……肏……的我……小骚穴……好美……嗯……好……舒服……哦……再快……点……用力……啊……肉棒……烫的花心……哎……你的手……不要动……那个……好痒……嗯……坏家伙……哦……要死了要……飞了……呀……哦……」

  「好老婆……你的小……骚穴……真……真是紧啊……哦……夹得老公……啊……好……爽……嘿嘿……看不出来……你发起骚来……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一边说着,我的大肉棒还在继续抽插着她紧窄的小穴,「咕唧……啪滋……」淫靡的水声不绝于耳,然后我将他的一条粉腿高高抬起,再把方位稍作调整,我们紧密结合的下体就正好朝向了门厅的穿衣镜,我放缓了抽插的速度,这样我就可以清晰的看到我的肉棒将她小穴的浪水一波一波的挤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向下流去。

  同时她也可以看到我的肉棒肏她小穴的淫靡画面,欲火的升腾和矜持的娇羞令她在红霞拂面的同时浪声呻吟,在被我大力抽插的时候摆动着腰肢,开始用力迎合起来。

  我此时已经是欲焰高炽,肉棒强力的在她那紧窄的骚穴内横冲直撞,随着我的抽插,她口中的呻吟也逐渐变成了急促的「啊……啊……」浪叫,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强力的抽插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在她第四次高潮中停了下来,感受着我依然坚挺的肉棒浸泡在她泄出的浪水中,她轻声地说道:「老公,我们到床上去吧,换我来伺候你了。」

  于是我直接抄起她的两条粉腿,肉棒就这么一直插在她的小穴中,来到了床前,我躺在床上,双手扶住她的纤腰,她面朝前坐在我的肉棒上,双手握住我的手臂,柳腰再次开始款款摆动起来。

  由于站着肏她的时候消耗了很多体力,我躺在那里几乎一动不动,就是扶着她时而前后时而上下的套动着,享受着美艳尤物全面而周到的服务,由于是她最擅长的体位的关系,她的动作渐渐变得剧烈起来,而肉棒上渐渐传来的快感让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呼……老婆……不错啊……哦……真是天生……的……尤物……嗯……套的……老公……真是太……太舒服……了……这么浪……的……小……骚穴……真是老天……眷顾……我啊……哈哈……对……就是这样……」

  「哼……我今天……一定要……你……缴枪……投降……不可……」小穴传来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但是不甘示弱的她依然全力的挺耸磨动,虽然胸前的汗水在顺着身体向下流淌,感觉到我身体变化的她依然在咬紧牙关坚持着,尽管自己的状况并不比我好上多少。

  这一次她竟然坚持了一个小时,看到她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我也不忍心累坏她,于是在她将花心重重砸在我龟头上的时候,我紧盯着花心的肉棒一阵律动,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烫得她娇躯一阵酥麻,忍不住骚穴一阵痉挛,将滚烫的浪水洒在我的大龟头上,达到了第五次高潮。

  「呼呼……」喘息着将有些脱力的娇躯倒在我的身畔,我知道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最多再有一到两次高潮,就可以让她得到彻底的满足,从而摆脱白虎体质带来的难以满足的弊端。

  「哈哈,你不行了吧……你终于还是先射了……」

  「嘿嘿,现在才是让你真正了解我的时候呢!」

  「啊?什么?你……」就在她还在意犹未尽的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我却已经翻身而起,在她惊愕的面前亮出我依然强大的肉棒,不由分说的插进了她淫水狼籍的小穴,同时不再怜香惜玉,上来就是蛮不讲理的狂抽猛插,九浅一深,下下到底。强力的刺激让她还没有退出刚才的高潮,就再次陷入了肉欲的漩涡。
  已经到达极限的她无力再承载更多的快乐,疲惫的身体只能被动的接受着欲望的洗礼,「不要……啊……我……受不了……啦……」听着她的求饶,我知道现在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快榨干她的体力并将她彻底送上性爱的天堂,当达到物极必反的临界点之后,她在性心理上才可能真正成熟,身体的感受才可以敏锐起来,从而达到一两次高潮就可以满足的正常状态。

  为此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全力冲击着她的身体,她的动作越来越无力,呻吟也变得断断续续,我已经气喘如牛,肉棒也渐渐不受控制,射精的欲望一浪高过一浪,终于达到了最高潮。当我滚烫的精液肆无忌惮狂涌而出的时候,我也软软的扑在她的身上,连将已经软化的肉棒拔出来的力气也没有了,而她更是软软的说了一句:「好累哦……」便在我的身下沉沉睡去。

  累极的我们就这样混有太虚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