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美丽老师  »  猪哥与女教师
猪哥与女教师
 猪哥」人生的转折点就是与他第一个女人相遇时发生的,学生时期的「猪哥」由于智商奇异作风高调,导致「猪哥」留了两级还停留在高一,比同班同学都大,「猪哥」这个时期是很「奇怪」的,打架,玩游戏,看黄书,幸亏那个年代网络还没普及,否则「猪哥」早就开始对网络发起非主流意识冲击波了,这个时候的「猪哥」奇怪就奇怪在爱看黄书,却没有男女之间的意识,兴奋了撸一把就玩别的去了,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女性的存在,比他小的都知道找女朋友,唯独他没有这个意识,堪称激射流撸管派正宗传人,直至,学校新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女英语教师。


  这个女教师叫什么我不知道,「猪哥」从不透露自己女人的真实信息,就像我不会透露自己老婆的真实信息一样,这是默契,不过倒是给我看过他和女教师的性爱照片,除了相貌做过处理以外,「猪哥」和女教师那种恩怨情仇,拳拳到肉的厮杀过程堪称是性史新课题的暴力美学,这个日后再讲。


  在当时由于刚毕业,女教师可能也就比留级两年的「猪哥」大个三岁到五岁之间吧,一身的学生气息还没褪尽,齐肩的长发随意的在脑后束了个马尾,眼睛不大却很好看,小巧的鼻梁笔直高挺,娇红的嘴唇看上去光泽红艳又轻声细语,白腻光滑的鹅蛋形脸蛋,给人一种清纯美丽的好感,1米71的身材苗条高挑,微微隆起的胸脯,圆润紧致的臀部,修长的玉腿,再加上一身板正的女式教师服让女教师看上去温雅纯净又圣洁无瑕。


  在很多男同学暗自在脑海中对女教师各种人生体验的时候,激射流撸管派传人「猪哥」并没有在意女教师的容貌,也没有这个意识,然而有些事情也许真的是天注定,「猪哥」天生染色体有异于常人再加上童年的天材地宝事件,使「猪哥」的身体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而不自知。


  上课时,当女教师一边讲课一边路过「猪哥」的身边时,一股酥麻麻的冲动感突然剧烈的喷涌而出,「猪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莫名的出现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奇怪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四肢有些发抖,差点让「猪哥」发出令人娇羞耻辱暗喜或者是其它一些不为人道的声音,莫名奇妙的鸡巴就有了反应。


  似乎是一种本能的驱使,「猪哥」犹如自动导航一般就把目光转移到了那个女教师身上,因为「猪哥」突然感觉到那个女教师的身上似乎散发出了什么东西不断影响着他的身体,让他开始躁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在这一瞬间,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在课堂之上,数十同学的方旗阵包围圈中,「猪哥」人生中第一次觉醒了男女之间的两性意识。


  「春天到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赵忠祥」语录。


  虽然「猪哥」不是赵老师的粉丝,但那心之彼岸回荡不已的神秘之音,还是敲开了「猪哥」新世界的大门。


  「猪哥」不是腼腆的小鲜肉,也不是娇羞的小正太,堂堂猪突小队长的威名可干不来这种扭捏的事情,「猪哥」睁大了眼睛,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对女教师的身体放射出猪目热力射线,清纯的美貌,微隆的酥胸,圆润的翘臀,弹手的大腿无一不在猪目热力射线的灼烧下无处遮挡。


  据「猪哥」后来回忆说,就在那一瞬间,他以前看的所有黄书里的内容都自动切合到了女教师的身上无师自通。


  在那一刻,这世界上只剩下了这一个女人。


  无人得知此时清纯的女教师内心是一种什么感觉,层层渐进的授课节奏,游刃有余的点拨知识点,可以看出女教师对第一天的授课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堂下众多男生甘当性奴的目光和女生的羡慕嫉妒恨,都让女教师油然升起一种对自己美貌的自信和对工作的展望。


  但是,慢慢的,女教师开始犹豫,开始羞恼,开始烦躁,开始紧张,女教师十分清晰的感受到那股热烈的视线不断侵犯着她的身体,女教师甚至可以感受到这股视线主人心中肮脏的思想不断冲刷自己的身体。


  女教师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白嫩的脸蛋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通红,鼻尖也紧张的浮出了一层朦胧的细汗,一身板正的女式教师服没有给女教师带来丝毫的安全感,女教师也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男性的目光中有一种不着片缕,赤身裸体的耻辱感,初入社会的贫乏阅历让女教师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希望自己的男友立刻出现来保护自己,女教师有一种转身而逃的冲动,并且第一次如此急切地期待下课铃声响起。


  在煎熬中女教师终于等到了期盼的下课铃声,留下了复习要点后女教师就跑掉了,望着女教师狼狈的娇影,「猪哥」的大脑一片空白。


  随后的课「猪哥」毫无印象,他的思绪已经被那个狼狈的娇影给带走了,一脸的猪痴相,老师和同学对「猪哥」的猪痴相孰若无睹,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是「猪哥」上课走神的标配表情,老师是管不了,同学是害怕。


  在十多年的人生中。


  「猪哥」第一次放飞了自己的心灵,自由翱翔。


  放学后「猪哥」没有回家,而是等在女教师宿舍楼旁边的废弃楼边上,「猪哥」在等待那个狼狈的娇影,「猪哥」想对那个狼狈的娇影说他喜欢她,就像电影里那样。


  女教师早已经恢复了常态,第一天的工作虽然有点小瑕疵,但整体是顺利的,女教师的心情很好。


  此时正是教师忙碌课后工作的时间,看女教师急匆匆地步伐,似乎是回宿舍着急拿什么东西然后返回教师楼工作,然后,「猪哥」看到了那个娇影。


  看到挡住自己去路的矮胖子,看到那双直勾勾的眼神,女教师顿时感到白天课堂上那种羞耻的感觉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你……同学,已经放学了,还不回家?你有什么事吗?」「猪哥」感觉有些紧张,又有些害怕,除了面对自己的妈妈,「猪哥」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女性面前感到紧张和害怕。


  这种感觉和面对妈妈的感觉不同,「猪哥」有些不解,但「猪哥」清晰地感觉到,随着自己与女教师的距离拉近,那种莫名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老师,我喜欢你!你能做我的女人吗?」


  「什……什么?!你怎么……同学,你现在正是学习的阶段,不要胡思乱想,老师有男朋友,而且你还小,以后……」「猪哥」什么也听不到了。


  有男朋友?


  你不属于我了吗?!!


  突然之间「猪哥」的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团暴烈的戾气,浑身的骨骼都开始了「嘎嘎」震动,「猪哥」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没有思绪。


  在这一刻,「猪哥」已经不是人了。


  看着呆滞的「猪哥」,以为自己的劝靠生效的女教师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给拉进了旁边废弃的角落里按在地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女教师害怕了,眼前的「猪哥」一脸的呆滞,血丝已经布满了眼球,气喘如牛。


  老师,我喜欢你!


  女教师单薄的教师服一下子被撕开了,巨大的力量让女教师发出了一声尖叫。


  你怎么能有男朋友呢?我才是最喜欢你的呀!


  一团碎布被塞进了女教师的嘴里,「呜呜呜」的闷绝声断绝了女教师高声呼救的希望。


  老师,我很喜欢你的,我可以给你买很多你喜欢的东西。


  女教师感觉自己的双手犹如被一只铁钳夹住无法挣扎,胸前一凉,胸罩已经被扯了下去,紧接着自己那雪白的酥胸就被一只粗造的大手用力抓住,另一边也被含入口中不断吸吮,胸口疼痛而又酥麻的感觉让粉红的乳头逐渐肿胀起来,肮脏的口水遍布雪白的胸肉,这一切,都让女教师又羞又恼。


  老师,我带你去见我妈吧,我妈很漂亮,虽然我有点怕她,但是她一定会喜欢你,我妈有很多漂亮的首饰,我拿给你,你喜欢什么样的?


  裙子已被扯掉,当那条代表贞洁,美丽,纯净的白色内裤被撕碎成布片后,女教师哭了,她费力地蹬踹,扭动,但是都无济于事,当自己的大腿被大大的分开,一个滚烫的东西抵住自己那娇嫩的花瓣的那一刻,女教师的眼神寂灭了,一滴清澈而又带着一点血丝的眼泪悠然而落,「猪哥」变成了畜牲。


  在步入社会的第一步。


  在踏入神圣教师职业的第一天。


  在对未来美好生活发出第一个愿望时。


  她被强奸了。


  在「猪哥」跟我聊到这里时,我忍不住地问了「猪哥」一句:「你有过后悔吗?」「猪哥」的头像沉默了很久,久到我甚至以为「猪哥」已经下线。


  「她是我的!」


  「直到我死!」


  这件事被「猪哥」的家里处理的很及时,事态被完全控制住了,只有校长和公安局的某些高层知道,「猪哥」连夜就被家里带走离开了这里,在校长的劝说和某些胁迫下,女教师的家人被迫接受私了,收了一笔钱。


  很大的一笔钱。


  后续的事情「猪哥」什么都不知道,没人跟他说,他也不知道该问谁。


  「猪哥」感觉自己的心里似乎少了什么,又似乎多了什么,好冰冷,也好沉重,压得「猪哥」甚至有一丝窒息的错觉,往日那难以自控的暴烈戾气突然全都消失了,当别人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时,只有「猪哥」觉得如此刺眼难忍,让他瑟瑟发抖,犹如那隐藏在下水道的老鼠一般,肮脏,恶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