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带着尿意的凌辱
带着尿意的凌辱
 走下电车向家走去的中途,白都美沙子有了尿意。

  这时从大学回来,可能在练习高尔夫球之后,和伙伴们喝啤酒的关系。
  走得再快也需要十分钟才能到家,似乎是无法忍受的距离。

  (怎么办?)

  向前走是住宅区,没有任何饮食店,回车站又增加时间。

  这时候突然在转角处,向回家相反的方向转去。

  因为这一边有郭原,那里应该有公共厕所。走快一点,不需要三分钟就能到达。

  虽然不是很乾净的厕所,但现在不能过份讲究。

  四个门的最里面,想敲门时,门把已经损坏,但这时候忍耐已经达到限度。
  这一天美沙子上身穿胸口有缎带花的粉红色套头毛衣和纯白的裙子,腰上卷一件浅紫色的外衣。

  把皮包挂在门把上,急忙撩起裙子。

  把内裤和裤袜一起从屁股拉下来。

  蹲下去的同时,尿就像雨一样打在马桶里。

  就在书一口气享受解放感时,门突然打开。

  「啊!」

  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有一个男人进来,反手把门关上。

  「唔」

  在这刹那间美沙子还以为自己在做恶梦。

  「你敢叫就杀了你!」

  把她自以为很漂亮的长发抓住,锐利的刀锋对着她的脸。

  「啊!」

  嘴动了几下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来。而且尿意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要说是逃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站起来!」

  那个男人发出兴奋而沙哑的声音。

  头发被他抓住,美沙子尽量把双腿夹紧,然后站起来。她自己也感觉到温热的尿液顺着大腿流下来,把退在大腿上的内裤也弄湿了。

  这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头发剪的很短,身体很强壮。大概有几天没有刮胡子了,在黝黑的脸上只有眼睛发出污浊的黑光。

  美沙子在恐惧中闻到酒的味道,男人粗糙的手向美沙子的大腿跟摸过去。
  「不要!」

  反射性的身体像后退,同时捉住男人的手腕。

  「你给我老实一点!」

  胸口被他推了一把,后背靠到墙上。

  「来人啊!来人……」

  还没有叫完,男人的拳头打在她的肚子上。

  「喔!」

  发出声音,第三拳已经打过来了。呼吸感到困难,眼睛因为泪水使视线朦胧。
  「饶了我吧!」

  美沙子用颤抖的声音恳求。

  锋利的刀锋抵在脖子上。

  「你想死吗?」

  美沙子轻轻的摇头。

  「不想死就老实一点。知道吗!」

  美沙子微微点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到暴力,男人的手指又在大学女生雪白的肚子上抚摸。

  在夜晚的公共厕所里,刚撒完尿就有陌生的暴徒随便玩弄花唇,对一位千金大小姐来说,产生比死还严重的羞耻感。

  (啊!救命啊!)

  在心里这样呼叫着后悔不该到这个地方来。

  如果,没有喝朋友强迫她喝的啤酒,如果下车后立刻到车站的厕所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从花唇收回手指,放在嘴里好像很相的舔一舔,露出黑黄的牙齿,拉起粉红色的毛衣,露出充满新鲜感的胸部。风码的乳房,已经完全成熟,乳头向上挺起。

  男人用手掌抱住两个丰满的乳房,偶而用舌尖舔乳头。

  美沙子因为绝望赶到眼前一片漆黑。大概男人在不久候就要开始侵犯。美沙子过去从来没有和男性接触的经验。

  (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处女。)

  美沙子真想大声呼叫。

  男人的手开始脱她的裙子。

  脱下裙子后,好像迫不及待的抓住内裤和裤袜,从脚下脱下来。

  在公共厕所的窄小房间里,大学女生的雪白下体完全暴露出来。

  男人用刀一面底在她的脖子上,一面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黝黑又膨胀的肉棍笔直的指向天空。

  美沙子这时候认命了。她想,自己的第一次性经验,命运中应该是这样发生吧。

  男人用一只手拉起他的腿夹在腋下,火热的肉棍向他挺过来,用尖端捅了二三,突然在股间发生强烈的疼痛。

  有一点清醒时,又粗又硬的东西已经深深的插入她的身体内,泪珠从脸上低下来。

  男人的呼吸开始急促,肉棍在她身体内有节奏的活动。

  没有多少时间就结束,男人把他的白色液体射入她的体内,然后离开她。
  美沙子就好像失去支撑一样,依靠在墙上蹲下去。

  「小姐,原来你还是处女?」

  男人看到雪白的大腿上有红色的东西说。美沙子一面呜咽一面点头。

  「原来如此。」

  男人的声音再度变成冷淡,用手捉住美沙子的头发。

  「舔吧。」

  把她的头仰起,用刚才凌辱她的东西正对她的嘴。

  「快舔!」

  美沙子犹豫时,男人的手粗鲁的捉住她的下颚,使她张开嘴。

  「唔!」

  沾满精液的肉棍进入美沙子的嘴里,她也只好把肮脏的东西含在嘴里。
  「不要用牙齿碰到,要用舌尖舔。」

  美沙子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只好那么做,技巧当然不纯熟。可是男人已经萎缩的肉棍,在女大学生的柔软嘴里,很快的恢复硬度。

  「小姐,你弄得很好,将来一定会使你的老公高兴,现在要更深的含在嘴里舔。」

  男人一面说一面扭动屁股,粗暴的用肉棍在美沙子的嘴里活动。

  「噢!」

  美沙子忍不住发出哼声。

  「小姐,喜欢这个吗?」

  「」

  「说呀,是喜欢吧?」

  「唔……」

  软弱无力的摇头。

  「说!你喜欢这个东西!」

  用力拉她的头发同时摇动她的头。

  「啊……喜……欢……」

  男人又露出黑黄的牙齿说。

  「你本来就喜欢这个东西,对不对?」

  「是……」

  流着眼泪点头。

  「你要说喜欢!」

  「是……喜欢……」

  「你想性交吗?」

  「是……」

  「要好好的说出来!」

  「饶了我吧……」

  在这一刹那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说呀!快说呀。」

  「我想性交……」

  颤抖的身体说出羞耻的话。

  「再说一次!」

  「我想……性交。」

  「再说一次!」

  「我想性交。」

  泪珠不断地涌出沾湿脸颊。

  「继续说,说到我答应停止为止。」

  男人发出这样的命令之后,要求美沙子摆出狗爬的姿势。

  「我想性交,我想性交……」

  美沙子像念咒一样地重复的说。男人从她屁股后面抱住她的腰,开始做第二次的凌辱。

【完】